窦骁燕洵帅炸了

《楚乔传》里,饰演“燕洵”的窦骁颜值和演技全部在线,不少迷妹纷纷表示被圈粉。

窦骁燕洵帅炸了(燕洵世子窦骁这样的演员)(1)

在这之前,观众对窦骁的印象只停留在《山楂树之恋》,从同一部电影出来,周冬雨已经成为金马影后,而窦骁几乎被人遗忘。

其实他一直在用“绳命”来演戏,试过被马咬伤、被摔得差点脑震荡,拍《楚乔传》更休克两次,难得在娱乐圈有这么拼命的小鲜肉,大家就好好珍惜窦骁吧!

窦骁在《楚乔传》里,靠着一口大白牙圈粉无数,但在这之前,每次他咧开嘴露出那口牙,大家都说感受到一股泥土的芬芳——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土气扑面而来!

事实上,人家窦骁可是正宗的海归,10岁那年他跟着父母移民加拿大。

窦骁在访问当中说:“上四年级那年,有天晚上我在西安的烧烤摊子上跟爸妈和父母的几个朋友一起吃饭,他们在一边聊天,我低头猛吃,忽然被我妈问了一句:‘想不想去加拿大?’我嘴里全是肉,抬了下头说了声‘哦’。然后一闭眼,又一睁眼,我就在加拿大了。”

他13岁开始打工挣钱,送过报纸,当过舞台灯光音效助理,还做过发型师。

做发型师本来是为了积攒高中毕业需要的30小时社会实践,后来越做越喜欢,还拿到了英国造型学校的培训通知。如果不是当了演员,可能还在干着发型师这行。

嗯,一个被演员工作耽误了的发型设计师。

他甚至做过厨师助理,帮师傅配菜和上菜,这种后厨工作,要熬得住高温,而且多少都会被热油、沸水溅到,被烫伤了还得继续端盘子,不容易。

2008年,高三临近毕业,朋友推荐窦骁参加了加拿大中文电台举办的“Sunshine Boy(阳光男孩)大赛”,他拿到了冠军。

比赛结束后,有台湾的娱乐公司找上门来,“他们问我想不想去台湾演偶像剧,比如‘道歉有用的话,要××干嘛?(《流星花园》台词)’那种偶像剧,我有点迟疑,说,再想想吧。”

窦骁不是不想当明星,而是嫌偶像剧太肤浅,“我是看着张艺谋导演的《红高粱》长大的,印象特别深,豪情,血性,西北,大银幕对我有着神秘的吸引力,我想在大银幕上演出。”

机会来了,在窦骁“再想想”的时候,又是朋友提醒,他看到北京电影学院在网上招生,报名截止日期是1月29号。

窦骁看过电视剧《神雕侠侣》,查到两位主角黄晓明和刘亦菲都是北电毕业的,他以为只有北电才可以学表演,于是飞快给自己做了人生的一个大决定,“28号早上一张机票就回来了。”

因为准备不足,窦骁在考试时闹了不少笑话,以至于他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初试环节要求朗诵,可是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朗诵,傻站了半天尴尬地跟考官说: “我还是讲个童话故事吧。”

接下来的形体表演,他看见人家跳着事先编排好的舞蹈,又傻了,他只能表演自己最拿手的空手道。

老师要求表演下腰,他却连什么是下腰都不知道,“我的人生中没有出现过‘下腰’这个词,紧接着一帮女孩子随着音乐就下去了,我都惊呆了,说:我还要做这个吗?当时所有人都看着,我只好扶着腰,弯了一下。”

老师看到这一幕内心是崩溃的,无奈给他下台阶,“有些同学,我们就是看到了他的努力和认真,虽然什么都不会,但是人家努力了!”求窦骁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没想到,最后他还是被录取了。后来老师告诉窦骁一个“残忍”的真相,“你当时简直是个‘误招’,知道我们给你多少的友情分,才能把你招进来吗?”

因为窦骁是加拿大籍,北电学费一年就要5万元,从小就打工赚零花钱的他,这回一口气找了三份工作:早上9点钟去发廊一直做到下午6点;然后半个小时内吃完饭,再去一个夜市做舞台灯光音效,给人家打副手;到了半夜再去24小时营业的餐厅打工,把菜洗好备好,用保鲜膜全部罩起来。

好不容易攒够学费进了北电,没过多久窦骁却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了。

因为加拿大华裔以港台人士居多,刚回国的窦骁说话带台湾口音,别人都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他都不好意思开口,“我甚至想,我适合这一行吗?但是经过了大一时的解放天性,我开窍了,什么都能演!”

大二那年,张艺谋电影《山楂树之恋》到北电挑选演员,窦骁也跟着去凑热闹,“这个过程开始的时候说起来挺俗的,就是剧组来我们学校选角,我是陪一个同学去试镜的。当时面试的副导演看到我,就让我也表演了一段。然后他给了我一张名片,上面什么公司啊、职位啊都没有,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我心里就冒出了一句话:不靠谱!没想到后来副导演真的给我打电话,之后就是一轮接着一轮的筛选。”

那个时候,窦骁不像现在这样一副阳光大男孩的样子,他留着一头及肩长发,而且是咖啡色的底色加深蓝色挑染,再加上一顶发箍!果然是一个将发型设计渗透进血液的达人呀!

窦骁说:“导演一遍又一遍试戏,大概过了10天,他突然说你能不能去把头发剪一下。我说可以,没问题,就跑去剪了个平头,然后拿起公文包、穿起绿军装、白衬衫,拿着小红本往那儿一站,真的挺土的……”

然后,窦骁就成了男主角“老三”的最终人选。

窦骁从小练跆拳道,体格健壮,但是原著中的“老三”很清瘦,到最后死于白血病,临终前体重更只有30公斤。

于是,窦骁开始了地狱式减肥,“有4个多月没吃过碳水化合物,米、面、玉米、土豆,全部不沾。到最后,我每天早上喝半杯豆浆,中午吃一个西红柿,晚上吃一根黄瓜。每天还要做肌肉锻炼,跳绳3000下。”

仅仅用了一周时间,窦骁就减掉了10斤,到最后拍摄“老三”患白血病躺在病床上那场戏时,他又一下子减掉了十多斤。

不要以为文艺片拍起来很轻松,事实上窦骁吃了不少苦。拍“老三”帮“静秋”洗床单那场戏时正是夏天,戏外的工作人员都是短袖,而窦骁和周冬雨穿着厚厚的大衣,都快热晕过去了。

悲催的是,短短一场戏本来只有4句台词,结果两人NG了30多次,拍摄中窦骁还因为跑得太急,两次掉进水里。结果呢?这场戏最终被张艺谋毫不留情一刀剪掉了!

刚出道那几年,窦骁走的是文艺男青年路线,《秋之白华》《倾城之泪》等都是小成本的文艺片,口碑好但票房不行。

2015年,林超贤导演的电影《破风》开拍,原本饰演男二号“邱田”的阮经天因为腿受伤中途退出,窦骁临危受命顶上,“其他演员前期训练时间比较长,我只有三天集训。一进组就要面对高负荷的拍摄,很难适应。踩单车第一天我就仆了,当导演面摔了下来,导演很忧虑,他说,这怎么拍,演员这个样子。”

在整个拍摄过程中,窦骁前后摔伤了近20余次,其中一次更发生严重意外,他360度前滚翻,摔了5米,头盔都裂了,差点就被摔得脑震荡。

当时剧组的人都吓坏了,窦骁呆坐在地上动也不动,呈现晕眩呆滞状态,还好送到医院检查后无碍。

《破风》之后,窦骁干脆转走硬汉路线,拍了中法合作的冒险剧情电影《狼图腾》。整部戏在内蒙古的大草原上整整拍了一年时间,条件相当艰苦,“我最怕的是蚊子,一咬全是包,戴着防蚊面罩都不行。还有停电,草原上停电太普遍了,经常累了一整天回到酒店,发现灯没亮,黑灯瞎火地洗热水澡,有时候还没有热水。”

在进组之前,窦骁专门在北京学习骑马,自我感觉还不错,结果一去到内蒙古,他就被草原上桀骜不驯的野马给“吓尿”了,“非常野,上去两三步就跑了,撒开马腿就跑,我从马上掉下来过,还被马咬过。”

窦骁被马咬的部位非常尴尬——大腿内侧,“离敏感部位比较近,我当时穿的是两层棉裤加外面一层滑雪裤,那么厚的裤子,结果腿还是流血了。剧组的医护人员是个女的,她要我脱裤子检查擦药。我就觉得不好意思,她还安慰我自己是个医生,没关系。最终我还是拿了药去车里让助理帮忙擦药。”

网语有云:风光的背后是沧桑,其实窦骁拍《楚乔传》期间也是付出不少艰辛的。

见证“燕洵”转变的九幽台之战花了整整9天才拍完,让窦骁吃尽了苦头,“当时我戴的枷锁是木头的,但里面是铁片,经常会不小心把手给划了。当时本身化妆就是血浆满身,所以我也分不清是真的血还是假的血。”

男人嘛,受点小伤也没什么,但在现场休克两次,这就很惊险了。

因为在高温天气下拍打戏,而且是连续性拍摄,窦骁身体再强壮也受不住啊,“有一场戏讲‘燕洵’的母亲死在九幽台,他接受不了彻底崩溃。我用尽了全身力气大哭大叫,然后头就有点晕,眼睛周边就开始很多小星星……还有讲魏家军把12个紫荆盒子扔到大鼎里,那一瞬间‘燕洵’的状态是处于癫狂高峰,我一下起猛了,就倒下了。”

拍九幽台那几天里,窦骁由于受角色的影响整个人的状态都变得抑郁,回到家也不怎么说话,“每天晚上回酒店洗澡,一冲完之后,地上都是血(血浆),到处都是血……”

因为身心皆受摧残,窦骁说以后再也不想拍这种戏了,不过孩子呀,如今《楚乔传》火了,“燕洵”也渐渐得到观众认可,估计以后这种类型的戏还会继续找上上门,避无可避呀!

举报
评论(0)
游客的头像
表情
全部评论 只看作者
最新热门
  1.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