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诃夫塑造经典人物

契诃夫,俄国文学大师,尤以短篇小说闻名世界,与莫泊桑,欧·亨利欧亨利三人并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家。他塑造的人物大多是深处底层的小市民,采用幽默讽刺的艺术手法将他们市侩,平庸,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的嘴脸刻画得淋漓尽致,寓意深远,发人深省。

契诃夫塑造经典人物(套中人是怎么刻画出来的)(1)

《装在套子里的人》是契诃夫的代表作,讲述了一个中学教师别里科夫,战战兢兢整日恐惧,最后忧郁而死的悲催故事。通过小人物漫画式的生活取景,描绘出了当时俄国社会真实的生存状态和精神危机,揭示并批判了底层民众麻木,愚蠢和自我异化的思想。

套子原本象征着安全和稳妥,处于规则之内,不必冒风险,趟水火;在套中人里,却成了讽刺的具体物象,它生于别里科夫的内心深处,浅显于别里科夫的外部表面上,看着能规避一切,阻风挡雨,实则透明无比,毫无用处。

套子对于别里科夫而言,是生命的保护色;在读者眼里,却是具有真实可笑的滑稽感。契诃夫不仅使用夸张的具象来对别里科夫进行诙谐幽默的讽刺,而且善于从日常的生活中挖掘出几件能代表内在本质的事件,赋予独特而深邃的刻画,来达到一种实实在在的立体效果。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讽刺的生命是真实;不必是曾有的实事,但必须是会有的实情。

本文将从取材方式,叙事结构和人物描写三个方面,来解读这篇思想深邃的小说。

取材方式:平淡之中见深邃

契诃夫擅长于平常的生活中看到事物背后的本质,以犀利的笔触,夸张的刻画,精炼的语言呈现纸端,被称为日常生活的现实主义。文字表面轻松而令人愉悦,但其内涵往往能剖析人性深处隐藏的骨骼与血液,尖锐地剔除出一些发霉变质的病菌。

《装在套子里的人》以19世纪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实行专制统治为社会背景,揭露了社会上黑暗丑陋的众生相,真实反映了当时知识分子的生存困境和精神危机。契诃夫没有用重大的政治事件,没有用惊险的夺人情节,取材从平常的生活细节出发,由表及里,层层深入,用几个串联起来的事件将别里科夫胆小恐惧的形象跃然纸上。

高尔基评价他:没有人像契诃夫那样精细而透彻地了解卑微生活的可悲,在他以前没有人能把人们生活的那幅可耻可悲的图画,按照小市民日常生活的暗淡混乱的样子,极其真实地给他们描绘出来。

在日常生活中,别里科夫是彻头彻尾的套中人,与外界有着不敢接触的隔膜感。出门之后,无论晴雨,都要戴着墨镜,穿着厚厚的雨衣,将脑袋缩进衣领里;在家之时,一年四季挂着床帐,他习惯关紧门窗,即使太热,也要着睡衣蒙大被才能睡去。他的笔,他的伞,寻常的一切,只有在套子里,他才有一丝丝的安全感。

在学校工作中,别里科夫使用古语教学,讨厌和抗拒一切新生事物,对行为看似越轨的两位同事进行打压,而且时不时到每个教员家里表面串门,实则监视。教员和校长,甚至全城的人都害怕他,被他内心的恐惧主导,人人自危,不敢出套子半步。

在婚姻大事上,别里科夫也是畏畏缩缩,担心负责和害怕承担婚后的义务,一直是爱情里的唯唯诺诺者。华连卡的大胆和新奇,骑着当时算潮流的自行车,言行举止间流出盎然的生命活力,没有令他感到喜悦,反而加深他的忧虑和不轻的烦恼。最后的死亡,则是他向往的时间永恒空间最大的套子,隔绝了他平时想逃避的一切。

别里科夫滑稽而可笑的一生被契诃夫浓缩成了一篇短小精悍的小说,人的生老病死,忧愁烦恼快速地划入读者的脑海。契诃夫对他的日常描绘琐屑而典型,夸张而真实,细微之间突出了他保守,胆怯,维护旧制度和旧思想的落后形象。全文不足万字,读来却点滴入心,诙谐之余发人深省,这得益于契诃夫高超的艺术表现力。

果戈里曾说:对象越平凡,诗人就必须站的越高,才能从中提炼出不平凡的东西,使这不平凡的东西变成完全的真实。契诃夫就是这样的短篇巨匠,平凡的素材,不平凡的思想,不平凡的真实,让他的作品绽放出永久的魅力。

叙事结构:嵌套式,作品更加立体真实

契诃夫采用了嵌套式叙述结构,在两人对话的过程中完成整篇内容,思想和情感的表达,具有立体感和层次感,使得结构更加紧密和完整。这种叙事的好处在于,增加了故事中所塑造人物的真实性,拉近与读者的距离,仿若在交流之余就将深层内涵不动声色的流露出来。

所谓嵌套式结构,简单的来说就是故事中套着一个故事,线索中牵引着另一条线索。比如薄伽丘的《十日谈》就是这样的结构,听众即是故事中的人物,又是另一个故事的讲述者,一人分别讲述一个自己听闻的故事,层层相扣,形成闭合完整的叙述体。

加拿大学者奥尼尔认为,上一叙述层对下一叙述层具有一种潜在的颠覆性的后叙述层的作用。叙述者话语本身成为隐含作者话语中的故事,而隐含作者的话语又成为真实作者话语中的故事。叙述层次越高,其复杂性以及传送与接受的信息量越大。

在《装在套子里的人》中,兽医伊万和中学教师布尔金因误时而走进走进村长家,因睡不着而聊起天来。布尔金就此讲述了他的同事别里科夫的故事,而叙述视角从全知第三人称转变成有限第一人称,故事也分了层次,进入嵌套结构。别里科夫的故事成为故事里的故事,叙述者是布尔金,两人的关系即是同事又是邻居,叙述者又是日常的看客,因此他的议论变得更加真实可信。布尔金和伊万的聊天,成为第一叙述内容,叙述者是隐含作者,其中伊万的评论又很大程度上代表了隐含作者的思想和内涵,从而揭示出整篇文章的主旨,变得深邃,构成套中套的艺术形式。

法国批评家热奈尔曾说:叙述讲述的任何事件都处于一个故事层,下面紧接着产生该叙事行为所处的故事层。这种叙述结构,比起平铺直叙的记叙方式而言,更加贴近内容的表达,思想的呈现。以我观来,至少有三层涵义。

第一层的套中人是别里科夫,也就是布尔金所讲述的故事主人公,他是契诃夫重点描绘的对象,也是全文所批判的典型代表,用一些列的琐碎事件来刻画出的高度抽象观念,比如恐惧,胆怯,卑微等等。这也是故事叙述的第一层面。

第二层的套中人是别里科夫周边的人,学校的教员和校长,庸俗的太太,全城的人等等,他们是别里科夫式的普遍化。文中借伊万的口吻点明了隐含作者的思想:我们不都是套中人吗?及此,思想再次升华。主体变多,主题愈加深刻。这是故事结构的第二层面。

第三层的套中人是众多的真实读者,契诃夫所唤醒的对象。即是现实生活中的人,那些真实麻木愚蠢和整日胆怯得钻进套子里的人。这也是真实作者契诃夫所叙述的终极层面。

所以,纵观来看,这篇短小的故事,无论内容还是形式上,都利于主题的抒发,层层镶套,套进去的是现实中真实的人们。从这点来看,契诃夫不愧是一名大师,匠心独运。

人物描写:用词简洁而意义深远

契诃夫喜欢用简练的语言细腻而生动的刻画人物,摒弃了华丽的修辞和冗长的叙述,达到于细微处见内涵的表达效果。一字一词,都能显现出他大师的艺术功力。他自己曾说:写作艺术就是精简的艺术,写的有才气就是写得简短。

介绍别里科夫的基本情况时,对他的生存习惯和住房风格做了简单的描述,唯独缺少了他肖像的描写,实则是契诃夫的有意为之。他追求一种形而上的抽象特征,简化了别里科夫的外貌,用寥寥数语便表现出他独特而令人难忘的典型形象,读者也更容易从中把握住深邃的思想和内涵。

契诃夫不直接写人物的心理活动,而是用外部行动等来从侧面论述人物的内在情感和深层意识。

下面举几个例子来简单说明一下契诃夫的语言魅力。

他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即使在顶晴朗的天气也穿上雨鞋,带着雨伞,而且一定穿着暖和的棉大衣。他总是把雨伞装在套子里,把表放在一个灰色的鹿皮套子里,就连那削铅笔的小刀也装在一个套子里的

简单而夸张的习惯,成为别里科夫典型的特征,读来让人感到可笑而滑稽。契诃夫用侧面描写突出了他保守,畏缩和恐惧的心理状态。仔细分析来看,暖和似乎多余,实则不是,它暗示了别里科夫内在的寒冷凄凉,需要用暖和来保护内心的安宁;灰色则暗示了别里科夫内心的黑暗与无助,鹿皮代表坚固而耐用,也从侧面反映了他想寻求保护的心理。

报告他?去,尽管去报告吧。

柯瓦连科在他后面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使劲一推,别里科夫就连同他的雨鞋一齐乒乒乓乓地滚下楼去了。

这是一段柯瓦连科和别里科夫的对话描写与动作描写,突出了柯瓦连科英勇无畏,不怕告密的精神状态。连续两个动作,一抓一推,简单寻常,却表达了柯瓦连科对别里科夫的厌恶和气愤之情。

结语

契诃夫是伟大的,永远关注着人类的生存困境和精神危机,并且用高超的艺术表现了其特质。而套中人本身具有深刻的思想内涵,也因此成为世界文化宝库中的一个典型。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能成为别里科夫那样的恐惧者,胆怯者,应该勇敢的打破外界的一切束缚,自由自在的做自己。

举报

上一篇

书法中有哪三种字体

下一篇

世界上体型最大的鲸鱼排行榜
相关推荐
纯牛奶早上喝好还是晚上喝营养
中国安姓是波斯人后裔吗
祭奠屋子供品摆放法
一以贯之的意思是什么
郑秀妍私下少女时代
鞋绳子打结方法
评论(0)
游客的头像
表情
全部评论 只看作者
最新热门
  1.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