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大师蒋蓉

作为现代花货紫砂壶艺的领军人物,蒋蓉的一生看似平淡却又极富传奇色彩。她与紫砂泰斗顾景舟的相遇,更是一段无法略过的惺惺相惜。

紫砂大师蒋蓉(一代花货女匠蒋蓉)(1)

蒋蓉

艺术上的和而不同、生活中的擦肩而过,为后世传颂的一段佳话……

他乡偶遇,却始终为点头之交

当年蒋蓉来到“上海标准陶瓷公司”工作,不久便认识了一位名叫顾景舟的青年。

顾景舟是蒋蓉的同乡,还与蒋家沾些远亲,他的姑母是蒋蓉奶奶的干女儿。因此,顾景舟初次到蒋蓉伯父家拜访时,还特意从宜兴老家带来了炒熟的南瓜子和板栗。

在蒋蓉的印象里,早闻其名的顾景舟应该是个干干净净的白衣少年。但真真切切站在蒋蓉面前的顾景舟,却显得有些落拓不羁。而且,蒋蓉还发现他身上有着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清高与矜持。

年轻时的蒋蓉

由于两家都是做紫砂的,且又是同乡,蒋蓉的伯父有意撮合二人,但是缘分这种东西,哪是长辈撮合就能出现的,面对顾景舟的性格和相处的感觉,蒋蓉始终无法从心里生出另一种情愫。

就这样,二人的关系始终停留在点头之交。之后的日子里,每每顾景舟上门拜访,蒋蓉总是会找借口出门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这个紫砂界颇有名声的男青年没有感觉。

面对艺术,和而不同

虽在同一家公司供职,但在工作中蒋蓉和顾景舟也没有什么交集。若干年后蒋蓉回忆说,说起来也奇怪,每天朝夕相处,我和他没有逛过一次街,吃过一顿饭。见了面也只是点点头寒暄几句。

在蒋蓉的记忆中,唯一一次与顾景舟深入交谈,也是在探讨紫砂壶。

专心制壶的顾景舟

虽然顾景舟非常欣赏蒋蓉的才情,但是他对蒋蓉设计制作的那些花货紫砂制品并不认同,在他看来,蒋蓉的作品充其量就是小儿科而已。蒋蓉当然不服气,她认为做紫砂花货首先要有光货的基础,是在光货的基础上进行装饰,“繁花似锦”是一种境界,既然大千世界花虫鸟兽都可以入画,当然也可以入壶。

正是在艺术认知上的差异,使得二人在日后的交流少之又少。当时的顾景舟对蒋蓉有没有好感,我们不得而知,因为蒋蓉的伯父曾几次暗示蒋蓉,“顾景舟又来过,问你有没有男朋友?”如果这句话当真是出自顾景舟之口,如果他当时能勇敢地对这个充满才情的女子展开追求,那么,紫砂界的历史说不定就会改写。

因顾景舟的选择,毅然离开公司

蒋蓉曾供职的陶瓷公司,因为老板贩卖日货声名狼藉,就在蒋蓉焦虑自己的工作时,老板曾约谈她,表示公司还将继续运营下去,想让她继续留下来。

顾景舟

这时蒋蓉想起了同事顾景舟,老板表示,顾景舟这个人清高自大,自然不会留下,而且留这样一个人有何用?听了老板的话,蒋蓉明白了,这样一个有骨气的人都不愿意在这个公司继续留下,如果她留下,岂不是和老板一丘之貉,于是,依然选择离开。

冷静面对大字报攻击,顾景舟赞其“气质高”

1958年,“大鸣大放”的思潮涌来,就连宜兴紫砂工艺厂也贴出了很多大字报。

其中张贴在厂区的一张大字报漫画,攻击的就是蒋蓉。画上涂脂抹粉的蒋蓉正在做壶,同为制壶匠人的朱可心龇着牙,一脸坏笑地站在她的旁边,身后拖着一条狐狸尾巴,画面的一侧还配着一句话:“名曰技术创新,无非利欲熏心。”

朱可心看到这张大字报的脸色发白,手脚冰冷,差点晕倒,被几个徒弟搀扶着送回家中的。另一位制壶艺人王寅春当即拍案而起,呵斥道:“太不像话,查出来是谁干的,老子打断他的腿骨!”其余的艺人也都非常愤怒。此时的顾景舟只说了两个字:“恶俗!”

一般清白的女人受到这样的侮辱后,表现必然非常激烈。但是蒋蓉却依旧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专心制壶,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听。

直到镇委书记亲自来紫砂厂宣布那张漫画属于污辱性的“毒草”,应予追查严处的那一天,蒋蓉才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当徒弟们提出之前为什么不哭的疑问时,蒋蓉表示,“因为我相信自己。”

从不轻易夸奖别人的顾景舟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发表过多的看法,但是在之后有次给徒弟们讲课的时候说,你们要好好学一学蒋辅导,为什么她无论做什么东西,总是清新可人?那是气质在起作用,你们光学技术,学不到神韵,等于什么都没有学到。

顾景舟在教徒弟

在那样关键的时刻,顾景舟能够毫无畏惧地说出这样一番话,声援蒋蓉,于其自己的性格,于当时的情形,都是难能可贵的。

一场误会让二人再次擦肩而过

1959年,一场误会悄然发生……

蒋蓉和顾景舟去南京参加全省群英大会,这无疑是一份令众人羡慕的荣誉。二人回来之前,不约而同的买了一些糖果食品,准备回去与同事徒弟们分享。但是,两个单身的人同时发糖,这自然就会引起大家的猜想。

于是,蒋蓉和顾景舟走到一起的传闻一下子就传开了,蒋蓉赶紧申明自己发糖只是分享去开会的快乐,想要尽快将这个误会解开。

可一向清高的顾景舟却一下子变得火气很大,一连几天,都板着脸对人。如此一来,大家就又开始猜测二人关系的走向,结果二人的关系也变得更显尴尬。

蒋蓉曾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此事,她回应道,大家总觉得我该与顾先生有点什么。但是顾先生和我两个人道格脾气不同,另外都比较好强。最重要的是对艺术的理解不同,他以前老是看不起花货,我又不能同意他的说法。于是他做他的,我做我的。所以我们两个人之间充其量只是壶艺上的同行、知音,不可能成为糊口上的伴侣。

徒弟们私下里也为他们扼腕:要是他们能够结合该多好啊,那不仅是紫砂光货与花货的奇妙组合,也是紫砂界的一大佳话。

顾景舟离世,蒋蓉哀伤不已

时光飞逝,转眼间,近40年的日子一晃而过……

1996年6月3日,一代紫砂宗师顾景舟离世,享年81岁。

相识数十年蒋蓉听闻此事,陷入了无尽的哀伤中,但那几日蒋蓉腿疾严重到不能下地,在众人劝说下没有亲赴追悼会现场悼念,于是她委托养女前往吊唁,表达她的哀思。

顾景舟离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蒋蓉都茶饭无心。

蒋蓉与顾景舟相识大半个世纪,他们之间的情谊颇为深厚。作为引领现代中国紫砂技艺发展的两位领军人物,他们之间既有才情的惺惺相惜,又有艺术见解的分歧冲突。

就二人的内心来讲,顾景舟自然是欣赏蒋蓉的才情,蒋蓉也佩服他的文采与壶艺。虽然在紫砂技艺中专攻的方向不同,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对于紫砂事业的执著追求,蒋蓉和顾景舟的一生,也在紫砂艺苑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辉煌印迹。

举报

上一篇

自己用高压锅做鱼罐头

下一篇

跨市顺风车拼车哪个平台好
相关推荐
蒜蓉虾尾的家常做法
煎鸡蛋有营养吗
山东港口集团成立后能排第几
苏大强和他老婆真的幸福吗
哪种情况下可以吃低钠盐
我的世界发光木囊的真正用法
评论(0)
游客的头像
表情
全部评论 只看作者
最新热门
  1.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