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夏江人物简介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任何事物都有相对性是既定的法则,人之初,性本善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琅琊榜夏江人物简介(琅琊榜:大恶人夏江也是个可怜人)(1)

我们每个人生下来本身就不是恶人,夏江又何尝不是,只是想要的太多,拥有得太少,人的欲望和野心迫使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人生在世,谁都想做个好人,但在乎的东西仿佛不能长久,即使这个东西在世人眼中是不被认可的存在,但在自己心中就是最宝贵的。因此,当初忠心耿耿的夏江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一念之差,走上了不归路。最终落了不好的下场。

一生都在维护悬镜司的他,做了许多错事,冤杀了许多好人,最后却没有一个好下场,爱的人不在身边,儿子不在身边,再看才知道,夏江这可恨又可悲的一生,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人做嫁衣,无尽可恨又可怜。

赤焰冤案,名为自保,实为巩固皇权

夏江,悬镜司当代首尊,悬镜司是独立于刑部和京兆尹府之外的一个调查部门,直接受命于皇帝陛下,为皇帝调查一切他想调查的事情。

悬镜司成立时的宗旨是不涉党争、忠于皇帝。而夏江也是一直严格遵守着这条铁则,办事公正严明,深受梁帝的器重和偏爱,在朝堂上的地位不亚于一品军侯谢玉。

当时皇帝所有的皇子中最受器重的就是宸妃林乐瑶的儿子祁王萧景禹,在众人口中他是一代贤王,忠贞为民,一心为百姓着想。他一心只愿大梁江山繁华,百姓安定。

当时威震四方的赤焰军就是他的部下,赤焰军主帅林燮是他的舅舅,赤焰军少帅林殊是他的兄弟,当时的他在朝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得民心,百姓爱戴,是大家心中的一代贤王。就算死后,也有许多人都没忘记他,一直记着他的功绩。

他在位期间,一直提出一些好的想法,对待梁帝忠心谏言,从没背后耍过一点小心思。悬镜司虽然直属听命于陛下,但于祁王来说终究还是君臣关系。

祁王曾启奏梁帝:父皇,纵观古今,真正的明君,身边根本不需要有悬镜司这样的机构存在,朝廷法度应归于统一,父皇,儿臣认为,可将悬镜司并入大理寺,一应行事当受法律约束。

当时梁帝听到这话立马否定了他的提议。但是这段话还是被刚好去找梁帝的夏江听到了,虽然梁帝否定了祁王的提议,但在夏江的心中终究是根刺,他知道祁王当时的声望,如果他一直坚持,终有一天悬镜司会被裁撤,所以对于他来说,这个潜在的危险终究是不除不快。

为了消除这个潜在隐患,他就联合当时的一品军候谢玉构陷赤焰军谋反。他要一名教书先生李重心仿造赤焰军前锋聂锋的笔记,写了一封信,诬陷赤焰军谋反,然后谢玉带兵伏击聂锋。之后带着聂锋的半副尸身回到京城,告诉皇帝,赤焰军叛变,聂锋发现,想报告皇上,但是被赤焰军主帅林燮发现,然后杀人灭口。

众所周知,梁帝生性多疑,在他心中早就开始忌惮祁王在朝中的威望和赤焰军的势力,功高震主四个字一直萦绕在他心中,他始终怀疑总有一天祁王会和赤焰军一起谋反,现在正好有了这个由头,他就没有祥查,彻底消灭了赤焰军,最后赐死了祁王。

其实我们都知道,如果没有梁帝的默许,夏江和谢玉真的敢这样做吗?如果当时说赤焰军谋逆时,将林燮传京来调查一下又怎会有如此悲剧?说到底,还是梁帝的心里有了怀疑的种子,他一直怀疑赤焰军会谋反,祁王会谋反,因为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相当于给对方定了罪,这颗种子不拔掉终究是不能安心。

夏江的这一做法保全了自己悬镜司的地位,同时又顺从皇帝的心意解决了他的心头大患,向皇帝表了忠心。但是纠根纠底,真正的收益人是夏江和谢玉吗?并不是,真正的受益人是梁帝,他心里早就想除掉祁王和赤焰军了,所以他就心甘情愿被蒙蔽,以此来巩固自己的皇权。

看到祁王的下场,我只能想到两个字,凉薄。在帝王之家,亲情是何其地凉薄。父亲怀疑儿子,杀死儿子,无论是多么浓烈的亲血肉,终究是抵不过权利二字。血浓于水的亲情尚且如此,对于梁帝这样的人来说,又有什么是真正信得过的呢?

保住谢玉,引祸上身,手书成定时炸弹

林殊九死一生化名梅长苏归来,成为江湖第一大帮江左盟的帮主。他知晓了当年所有真相,作为林氏后人,作为赤焰军少帅,他必须为赤焰军申冤,为林家申冤,为祁王申冤。

因此他化名苏哲来到金陵,明面相帮誉王,实则扶持昔日好友靖王上位,并为赤焰军洗刷冤屈。他知晓当年的冤案就是夏江和谢玉一起谋划,当时夏江不在金陵,谢玉就是他第一个报复的对象。

他通过景睿的身世事件来扳倒了谢玉,夏江和谢玉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当年这桩冤案,谢玉落网势必会牵扯到到夏江的利益。所以当夏江听到谢玉下马后,他立马赶回了金陵,告诉谢玉,你咬紧牙关,我保你不死。

因为他知道,谢玉本身并不是什么好人,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如果此时不管谢玉,谢玉势必会鱼死网破,将这个秘密捅出去,况且现在他是谢玉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他本和谢玉说好了,只要对方咬紧牙关,死不承认,就还有一线生机。可没想到梅长苏来到地牢,给谢玉来了一场宫心计。他和誉王两人从中挑拨,使得他们之间的信任荡然无存。谢玉和夏江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经梅长苏从中一挑拨,两人都不再信任对方。

最终谢玉相信了梅长苏,被流放保住了一条命,但奈何谢玉流放之前写下了一封手书,上面记载了他和夏江陷害赤焰军的全部详细过程,这封手书一直被莅阳长公主带在身上。毫无疑问,这封手书就是个定时炸弹,只要谢玉一死,这封手书就会公布出来。

其实夏江放过谢玉本身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如果他不这样做,他之前和谢玉做的事情总有一天还是会揭开。谢玉的遭遇于他而言只是一个开端,是他可预见的未来。无论有没有谢玉的存在,他当初犯下的错都会有该得的报应。

他当初陷害赤焰军的本意是为了维护悬镜司的存在,他本不想涉入党争,他一心忠于皇帝,只不过在他决定除掉祁王时,他的不归路就一去不复返了。

卫峥一案,失去信任,助长靖王

悬镜司自创立以来,一直遵循的铁则是:只遵圣命,查鉴妖邪。不介朝政,不涉党争。

如果说他当初的陷害赤焰军的本意并不是为了替谋为皇子除却心腹大患,只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但是十三年后,他再回金陵,他虽一直都记得悬镜司的铁则,也一直这样教导他的徒儿们,但是间接上他终究是涉入党争了。

谢玉落马后,太子被废,誉王的势力也日渐式微,靖王在梅长苏的帮助下从不起眼的郡王到五珠亲王,在朝中看似不结党,但威望却日渐升高。

夏江当然也看到这种形势,他知道靖王当初同林殊的交情,如果他上位后势必会为赤焰军翻案,那自己和悬镜司就不复存在了。

因此卫峥事件看似是他的主动出击,实则是不得已而为之。他现在不得不这样做,主动的出击就是最好的防护。

因此他联合誉王抓了卫峥想引靖王出手,但是在梅长苏的设计下,让皇帝相信夏江和誉王勾结一起陷害靖王,一向不涉党争的悬镜司也卷入了党争。夏江和悬镜司在皇帝心中的信任荡然无存,对他们彻底失去信任。不仅如此,梁帝对誉王也颇为不满,反而对靖王更加赏识。

夏江和誉王的这次计划本来想扳倒靖王,没想到终究是栽在了梅长苏的算计之中。偷鸡不成蚀把米,靖王没有扳倒,反而为对方做了嫁衣,使得靖王在梁的心中的地位愈来愈重,最后还失去了悬镜司。

他选择赤焰军旧部卫峥作为扳倒靖王的突破口,却是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多年来深受皇帝信任的他,一直都明白,赤焰军祁王就是皇帝的逆鳞,他知道但凡和赤焰军扯上关系,皇帝就会选择斩草除根。

但是他忽略了一点就是,如今的靖王和梅长苏并不是当年的祁王和林燮,当初悲剧最主要的根源还是来自于皇帝心中已有猜忌之心,他们连为自己辩驳的机会都没有,如今形势不同,皇权至上的朝代,皇帝永远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内心。

悬镜司多年来除了当初赤焰军的案子,并没有太多建树,多年不回京的他突然回京,一回京就帮着誉王对付靖王,因此在皇帝心中,对悬镜司的信任也大不如从前。

多年来靖王虽然性子直,但军功累累,而梅长苏的计划基本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矛头都指向夏江,又有他的徒弟夏冬的假意维护,间接作证,所以就坐实了他和誉王勾结陷害靖王的局面。

写在最后:一心只想保住悬镜司,保住权势和地位的夏江,在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做的许多事情也是不可饶恕,多次折腾都为他人做嫁衣。如果他当初没有如此做,七万的赤焰军就不会冤死,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他一步错,步步错,终究没有回头路。

其实无论是悬镜司还是赤焰军,他们不过都是巩固皇权下的牺牲品。在皇帝的心中,只要他对你有一点的怀疑或者不信任,对他的皇权有一点威胁,你就不会长久存在。

举报
评论(0)
游客的头像
表情
全部评论 只看作者
最新热门
  1.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