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二次建交时间

1天、2天、3天……近期,估计美国的政要们一手翻着日历,一手斜视着东方,在密切关注一个事件的新动向。

中美二次建交时间(建交以来前所未有)(1)

6月21日,中国驻美使馆官方网站登载了《崔天凯大使致全美侨胞的辞别信》一文,崔天凯在信中首先提出自己很快将离任回国,并深情回忆了在美华侨华人的支持和所做贡献。文末,他以关键十字路口比喻中美关系,简要地指出,美正在重构对华政策,面临对话合作和对抗冲突之间的选择。

崔天凯是自1979年以来中国设驻美大使以来的第12任驻美大使,2013年,61岁的崔天凯履新,那时他已是满头白发,到2020年可以说是既超龄又超期。在任职期间,崔天凯积极斡旋,获得了国内外的一致好评。

《纽约时报》曾专门发表题为《崔天凯,沟通中美的外交能人》的文章,对他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他或许是对美国最了解的中国外交官,他是公正、客观的人,他始终把中国的利益放在首位,能有效处理分歧,同时也能耐心听取美方观点。

不过,时间已经过去2周多,中国还没有任命新的驻美大使,这一情况引起了很多观察者的猜测和解读,认为中美关系有进一步恶化的可能。

驻外大使是一个国家的元首向其他国国家元首派遣的最高级常驻外交代表,是两国正常交往的重要渠道,其人选变化往往是判断外交政策变化的风向标。比如,奥巴马在任美国总统期间,任命了祖籍中国广东的骆家辉为驻华大使,一度被猜测为改善美中贸易关系的信号。

其实,中国没有任命新的驻美大使并非单方面行为,早在一年前的10月4日,美国第12任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离任后,就没有再任命新的驻华大使。

从历史上看,新大使的任命并非迅速接续,有一定的时间间隔,比如中国第1任驻美大使离任到第2任上任间隔了2个月多,其他基本在1个月之内。美国第5任驻华大使离任到第6任上任间隔了7个月多,第8任和第9任间隔了6个月多。但两国同时没有现任大使倒是历史上的第一次,所以也被称为“外交真空”

是中国的对等反制吗?

对等反制,字面意思很容易理解,就是针对对方的攻击性行为采取具有同等影响的措施予以回应,在外交领域是维护国家权益和尊严的一种特殊手段。近年来,随着美国的步步施压,我国多次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内容涉及政治、经济、贸易、技术、意识形态等多个领域,使这一词成为中美关系领域中的一个高频词汇。

比如,2019年8月,美国宣布对约300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10%关税,随即,我国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约75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10%、5%不等的关税。

再比如,2020年7月,美方突然无端要求中国关闭驻休斯敦总领馆,我国随即关闭了美国驻四川领事馆。9月,美国又对中国驻美外交官设了重重限制,要求只有经过美国相关部门许可,中国外交官才能访问美国大学、组织50人以上的活动或聚会等。

对此,中国向美国发出外交照会,同样对美驻华使馆人员进行了限制。10月,美国宣布将6家中国媒体列为“外国使团”, 作为回应,我国要求6家美国媒体驻华分社对中国境内所有工作人员、经营、财务等信息进行申报。

2020年末,美国宣布对14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实施制裁,随即,我国决定,对一些美国政府官员、国会人员、非政府组织人员和他们的直系亲属实施对等制裁。

就此来看,中国没有新任命驻美大使,确实有些反制的意味,但不能完全等同于对等反制,毕竟大使问题不同于某一具体领域的问题,更加具有政治意味、全局意味,是表明两国态度的直接反映,需要特别谨慎对待。当然,未来走向还要看美国态度,毕竟美国这次已经创造了两任驻华大使任职时间间隔的最长纪录

中美关系一直变动走低

美国著名国际政治学者约瑟夫·奈提出,中美关系存在一定的周期性,就像是时好时坏的轮回。他认为,纵观中美建交以来中美关系的发展情况,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那就是每过十到二十年就会经历一个循环。

诚然,中美之间确实有过蜜月期,比如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乒乓外交”、尼克松访华、小平总理访美。21世纪初,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推进了中美关系的改善。奥巴马上台后,也有缓和美中关系的尝试。

总体来看,中美关系并不是周期性的,也不是波浪式的,在特殊历史背景下形成的友谊并不巩固,70年代的关系高峰在相当长一段时期不会重演,因为在当时中美都有一个共同的威胁,那就是苏联。苏联解体后,美国就一直将中国作为战略遏制的对象,即便有小范围的密切互动,也并非支流,实际上。中美关系从宏观看,是在持续走低的。

如克林顿任美国总统期间,发生了北约部队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大使馆事件。

小布什任美国总统期间,发生了中美撞机事件。

奥巴马任美国总统期间,提升对台军事交流级别。

特朗普一上台,就对中国发动了301调查。所谓301调查就是依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保护美国在国际贸易中的权利,对其他被认为贸易做法“不合理”、“不公平”的国家进行报复。

两国关系之所以变动不定,主要基于两方面原因,一是基本政治制度存在根本性差异,这是决定性因素。作为一个资本主义的头号大国,美国一直对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采取敌视态度。

二是美国始终对威胁到它全球霸主地位的因素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有分析认为,当一个经济体的GDP达到美国60%时就会被制裁,苏联和日本就是前车之鉴,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信奉修昔底德陷阱理论的美国,怎会容他国酣睡在卧榻之侧。

从加强中国同亚洲、非洲国家的联系,到中欧关系的日益巩固,随着中国近年来越来越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美国的影响力逐渐下降,比如2020年美国为拉拢更多国家与其合作,打算邀请俄罗斯参加G7峰会,但俄罗斯果断回应,指出,没有中国的参与,就不可能实现具有全球意义的重要事业。

就在近期,中国举办了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的创举,再一次说明中国已经有了令世界服膺的综合实力和国际领导力。不难想象,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的焦虑在不断加剧。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除美国共产党全国委员会发来祝贺,其他美国政党、政要都没有相应的表示。当然,这对于资本主义政党、资本主义国家来说这实属正常。

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

中美“外交真空”确实使两国关系扑朔迷离,相互不认命大使在某种程度上很容易被理解为断绝了正常的交往,未来两国关系有怎样的进展着实牵动多方面的神经。

诚然,如前所述,中美关系在持续走低,但究竟能低到何种程度却是个未知数。拜登上台以来,将特朗普分散的火力集中起来,专门对准中国,做出了很多不友好的举动。

比如就职第一天,就发起了针对中国产品的多起337调查。所谓337调查就是根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简称“337条款”及相关修正案进行的调查,对象为进口产品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以及进口贸易中的其他不公平竞争。

今年3月份召集日、澳、印四国的领导人首次召开“四方安全对话”峰会,使外界猜测要对中国进行海上封锁。

4月份出台《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这一法案被称为“美国两党对华全面法案”,表面是与中国在全球供应链和科学技术上开展全面竞争,实则曲解、抹黑中国发展战略和内外政策,甚至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此外,在应对疫情方面,炒作病毒溯源、实验室泄露。

在国际社会炒作新疆所谓“强迫劳动”。再比如,美国“威尔伯”号驱逐舰穿航台湾海峡,对中国进行挑战性的试探等等。

中国方面在处理国际关系方面的态度是鲜明的,也是一以贯之的,就是坚持合作、开放,不搞封闭、对抗,坚持互利共赢,不搞零和博弈。中国始终秉持“合则两利、斗则两伤”理念,特别是在处理中美两个大国之间问题时,提倡对话胜于对抗。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已经成为一个紧紧相依的命运共同体,很多新问题需要合作解决,不应囿于传统安全观,狭隘地搞国与国之间的非理性竞争。我们更希望美国能够正视现实,摒弃冷战思维,敞开胸怀,与中国展开展友好的对话合作,而非步步紧逼,肆意妄为。

两国大使的问题该如何处理,让我们拭目以待。

举报
评论(0)
游客的头像
表情
全部评论 只看作者
最新热门
  1.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